首页 >> 教育快报 > > 正文

北京法官非接触式耐心调解19名工人的工资

来源:烟台之声 时间:2020-05-15 09:00:16

连续7个小时,工人团体完成了网上调解。最终,来自北京、山东、山西、河北和广东等省市的19名工人与老业主达成了一项协议,总工资超过388000元。2日,海淀法院宣布了此案。

法官和当事人确认调解协议

在本案中,承包商法官龚丽婷将其描述为张口结舌。原告公司去年向法院起诉了19名工人,要求赔偿388485元,没有支付工资和经济补偿等。接到案件后,龚丽婷开始了调解工作,但原告公司立场坚定,不同意调解,并向法院提交了另一名被告的申请。

法官沟通和调解方案

另一被告是仲裁阶段的另一被告,是原告公司的全资子公司。被告的19名工人与该子公司建立了劳动关系,并签署了解除谈判协议,同意附属公司在2019年4月10日前支付工资、经济补偿、加班费和工人补偿。如果子公司在补偿过程中未能正常补偿员工,母公司应承担承诺金额的全部补偿。

原告公司认为,子公司的上述承诺违反公司章程,应当无效,子公司应当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
经过进一步了解后,法官得知,该附属公司已不再实际运作,也没有偿付能力,另外被告通知的邮寄和现场送达都没有成效。案件一度陷于停顿。

对于工人来说,工资非常重要,一再要求法院跟进案件的进展,一度非常情绪化。

龚丽婷在做好安抚工作的同时,积极与原告公司沟通调解方案。

在贵公司的案件中,最高法院在国家法院全国民商事审判会议的会议记录中作出了规定。龚丽婷告诉原告公司的代理人,在本案中,原告公司为其全资子公司向劳动者提供担保,属于这样一种情况:即使债权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没有公司权力解决办法,担保合同也应被认定符合公司的真正含义和合同的有效性。因此,即使正常地对补充子公司进行审判,如果第二家公司被判定共同支付劳动者的工资,最终只能在母公司的帐户上执行。

他说:此外,现时不可能将诉讼资料送交附属公司,而如果正常法庭开庭时要求发出通知,则会浪费大量时间,令双方的矛盾加剧。为了双方的利益,我建议通过调解解决这一案件,作为最佳解决办法。经过龚丽婷几次沟通后,原告公司终于同意调解,工人们也同意了提议的付款计划。

但在调解过程中,受疫情突然爆发的影响,原告公司无法恢复工作,经营困难,资金紧张,因此申请适当延长付款期限。

为了避免长期支付工资,保护分散在不同省市的工人的权益,龚丽婷再次积极配合。

原告公司发布详细的公司经营情况说明后,劳动者也对原告公司的情况表示了解,双方共同协商确定支付期限。

最终调解方案确定后,龚丽婷决定通过云法院系统进行调解。调解小组多次反复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确认双方的电子投递地址,并逐一向19个当事方核实和确认了各自的调解计划。

3月25日,法官通过北京云庭对19起案件进行了云调解,根据系统中的人数有限,19个当事人的调解程序分5批完成,经过提前准备,19个案件的各方都完成了调解协议的签署过程,快速小组花了7个小时完成了所有调解程序和调解声明的电子化。

到目前为止,已有19名工人领取工资,这一批疫情期间的劳资纠纷已得到妥善解决。

记者雷明岩摄

来源:北京日报客户,记者高健记者雷明岩

编辑:徐惠耀

北京日报客户记者高健记者雷明岩

上一篇: 古道蜿蜒,牌坊群,这就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徽州!
下一篇: 最后一页